4008896920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厕 所 简 史

个人,拉不出比吃不下麻烦大


一座城市,排污的处理往往比地表建筑的繁华更为重要。



圂字的识读



圂,最古老的汉字之一。是猪圈,也是最古老的厕所。一个字的寿命,长达几千年,它分明是一件文物,活成了一部历史,看得见包浆,读得出字意之外的许多古老的信息。在甲骨文出现之前,人类已经饲养牲畜,播种庄稼,而且,掌握了用人畜粪便用于作物生长的施肥技术。


大量汉朝冥器陶制厕所的出土,可以确知,人畜排泄物集中于猪圈是家庭厕所最普遍的式样,有些厕所,还有男女之别。这种厕所,一直从远古延续到了现代。一些少数民族的干栏式建筑,依然是上居下畜,厕所设在牲畜喂养的地方。农业社会的稳定,决定了厕所形式的稳定,因此,圂字是少有的古义与今义没有变化的字。



井  匽


  

一些人口集中的地方,如军营宫殿,解决内急最简便的办法,是掘坑为厕。《周礼·天官》载,"宫人,掌王之六寝之修,为其井匽,除其不蠲(清洁),去其恶臭。”所谓井匽,便是厕坑。这种公厕式样,也传之久远,直至现代。清朝的《历代社会风俗事物考》中说:“今山西各处之厕,皆下掘坎深约六七尺,广如之,而横两板与坎上,履之以溲溺……下望黝然,深可没顶,疑晋时遗制"。这里讲"疑晋时遗制",渉及古代一个淹死于粪坑的帝王。《左传》载,晋景公姬獳"将食,涨,如厕,陷而卒",掉进粪坑淹死了。晋景公是公元前五百多年的人物,历经二千多年,到清朝,山西的公厕还是一个样子,没有变化。



厕  筹



厕筹,俗名搅屎棍,大便后用以拭秽的竹片,木片。


纸发明于东汉,因制作不易,珍贵,加之中国人有敬字惜的习惯,故很少用于如厕。厕筹从远古传承到现代,直至上世纪,边远山区依然使用。厕筹多见于史书,最动人的记录是南京的君王李煜。


《南唐书.浮屠传》载"后主与周后顶僧伽帽,披袈裟,课诵佛经,跪拜顿颡,至为瘤赘。亲削僧徒厕简,试之以颊,少有芒剌,则再加修治"。一个帝王能心细若此,害怕厕筹伤了和尚尼姑的屁股,便在自己脸上擦拭。所谓非凡之举,必出非凡之人,李煜终有非凡之词,传之于世。 


佛经不避讳肉身之事,同样有厕筹的记录。 毗尼母经第六:“有一比丘,上厕时草刮下道,刮不已便伤破之。破己颜色不悦。诸比丘问言,汝何颜色憔悴?为患何苦?即答道,我上厕时恶此不净,用筹重刮,即自伤体,是故不乐。佛说,用筹刮令净。若无筹,不得壁上拭令净,不得用石,不得用青草,土块,木皮,软叶。所应用者,竹木为筹”。


经书如此接地气,读来会心,一笑。



红楼梦与南京居民如厕


  

 红楼梦四十一回,写刘佬佬低首豪门,吃了一辈子不曾见过的糕点美食,弄得腹内一阵乱响,伸手向小丫环要了二张纸,准备就地解衣。众人喝道使不得,命一婆子引她至东北上,去厕所通泄。


尽管有厕所,但大观园依然随地方便。七十一回中说,贾母的丫环鸳鸯内急,便去了路边树丛。


十二回,王熙凤毒设相思局,将动了邪念的贾瑞骗进后花园,寒冬腊月,冻了一宿,好不容易挨到天亮,只听得头顶一声响,哗啦啦一净捅尿粪浇下来,把贾瑞从头到脚浇了个遍。


红楼梦的素材,取自曹雪芹十三岁前有关南京的记忆。这几段描写,可以感知,唐宋元明清约上千年南京居民如厕的大致状况。象刘姥姥这样的平民,尚无公共卫生的意识,内急了,找个地方立马方便,旁若无人。而王公贵族之家,虽设厕所,下人未必有进去的习惯。凤姐的房中有粪尿倒出来,说明主人卧室之内,都是置有马桶的。《梦梁录》说,临安一带,街巷小民之家,多无坑厕,只用马桶,每日自有出粪人瀽(倾倒)去。这当然不止是临安的情况,南京及其它城市亦是如此。
    


马  桶



农村家庭厕所是圂,城市大小之家必备的用具是马桶。汉代有虎子见于史书,到唐代,因避讳,改称马子,又作马桶。从平民到皇帝,用的都是这个东西,区别只是奢华程度不同。清史专家孟森讲慈禧的马桶底储黄沙,上注水银,没入无迹。宫内无公厕,太监宫女除用室内马桶外,多在墙边屋后方便,连太和殿这样庄严的地方,背避一点的墙角也是臭气逼人。


宫里状况如此,大观园的丫环鸳鸯也在路边树丛方便,城市里情形便更加糟糕。


《燕京杂记》载:“古人当街便溺,妇女亦当街倒便器。加之牛溲马溺,重污叠秽”,齐如山的《故都360行》记述尤详。“各胡同口,犹为群居便溺之所。恒蹲两排,过往行人亦习不见怪。相遇熟人,彼此招呼”。“前门大栅栏同仁堂门口,因其门西靠里,地面稍宽,故每日闭门之后,必有数百人出恭(拉屎)。次日现扫除之”。


《桃花扇》讲的是南京故事,有段台词,"今日早起,又要刷马桶,倒溺壶,忙个不了"。每天早晨,家家都要刷马桶,倒溺壶,粪便的处理当然要有人沿街收运。收运粪便的人在江南城市,称之为"倾脚头",《梦梁录》载,"倾脚头各有主顾,不敢侵夺,或有侵夺,粪主必与之争,甚者到官府诉讼"。


粪便是上等农家肥料,尤其是城里大户人家的粪便,肉食较多,肥効也因之较高。这样的粪便,当然要争了。粪主将倾脚头收来的粪便,集中于郊外的大粪池,卖给农民,形成了一个有利可图的产业。


有笑话说,一粪主梦见自己做了皇帝,第一道圣旨是城里所有粪坑只准老子掏。再有,老子的粪勺用金子打造。


时常会有居民将便溺随意倾倒街头。但《万历野获录》等书载,南京城街道的洁净要好于北京。



公  厕


     

公厕大范围的建立,是清末学西方的结果。距今也不过百多年。


八国联军攻入北京,张贴告示,内容亘古未有,严禁随地大小便,违者重罚。并开始集资在一些区域建立公厕。


1863年,上海租界工部局设立专管公共卫生的粪秽股,并设专职卫生稽查员,管理粪便拉圾。随之上海租界,主要城区具有现代意义的公厕纷纷建立。一些居民集中的路段也建起了简易厕所与便池,卫生状况面貌一新。


1897年,德国人占领青岛,不堪满街屎溺,疾病流行,最终连总督叶世克死于伤寒病。殖民当局因之整顿市容,规定每栋房屋必设公厕,市民须以桶装粪,由巡捕局雇人清运,摇铃为号。此举逐渐推广至中国大小城市。清晨一阵脆响的铃声的过后,街头巷尾一派涮晒马桶的繁忙,这曾是上世纪中国南方北方城市的共同风景与记忆。


人类一切文明成果,都是人类的共同财富。抽水马桶的发明,是人类文明进程的一个划时代的标志。


世界文明大举提速,也不过在最近几百年间。"凡是敌人拥护的,我们都要反对",如果我们按照这个思维去办事,中国厕所问题的麻烦就大了。细想,当年八国联军禁止当街大小便,我们顺了义和团的意思反对了,而且反对成功,北京胡同口依然会是齐如山先生所见的景象,居民"恒蹲两排(拉屎),过往行人亦习不见怪。相遇熟人,彼此招呼”。岂不是让人脸热。幸好,反对无效,于是,我们有了用起来很爽的抽水马桶,随之有了这么多令人自豪的高楼,清晨起来,也不必把马桶里的存量物质当街一泼了事。


齐如山是个了不得的人物,说是梅兰芳的秘书,学问比梅兰芳大了去。1962年才去世,距今不过几十年。

深圳市檀玥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生产:管道式除臭杀菌机,负压新风除臭机,异味控制杀菌机,卫生间除臭,公厕除臭,双向流新风除臭机,


新风除臭净化一体机,壁挂式除臭机,商用异味控制系统,垃圾中转站除臭机,餐厨垃圾中转站除臭机,垃圾房除臭机。助力厕所革命。采


用超高阶光水离子技术,高效除臭、高效杀菌。人机共存。

檀玥管道式除臭杀菌机.png

技术支持: 深圳域网
Copyright 2018 深圳市檀玥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20067033号-1